這天,在原廠訂出的最後期限內,要在XX店面裡完成產品的展示區。
看著兩大箱未拆封且未組合的陳列架躺在地上。只有我一個人手,原廠的人還沒來的狀況下,只能有兩個選擇,
一、就給它躺在那裡,躲去隔壁喝咖啡。
二、一切自己來…。

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開始組裝這些鐵架子,既然選擇動手了,就得搬出自己好強的本性。店員在我周圍走來走去,或許是帶著其他客人做解說,也或許暗中在打良我會怎麼做。
總之,在沒有人的幫助下,就先做我能做的吧…至少我是這麼想的!於是開始組合腳架,鎖輪子,…可以做的事情越來越少時,還是沒有任何人來支援。有點慌了、也有點急了,想著是否該向店員求助的同時,也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麼,還是死命的自己把它完成了。當然,手指甲也敲到淤青了。
在進行最後作業時,終於原廠的人出現了…。
我壓抑自己的焦躁情緒讓彼此不要有太多眼神交會,也不要有太多對話。就這樣,彼此在沉默的氣氛之下結束了。
不需要跟我道歉,因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對你生氣的權利。

為什麼不請人幫忙?自己都在問自己。
或許,害怕被拒絕。
也或許,自己真的太好強了。

外頭天黑了,回到離公司最近的Starbucks買了熱巧克力,心情自然也好些了。
創作者介紹

SKUBA

sku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MO
  • 在現在這個年紀,照理來說應該是可以輕易地開口與人共事,然而,我們卻都不是這樣子成熟圓融的人。甚至,連生氣的立場都無法掌握,雖然並不是真的要大發雷霆,有時候只是不希望模糊焦點、被當作可有可無的存在。
    總之,拿鐵條砸原廠的人是你的權利!
  • 是滴,怎麼連自己生氣的立場都無法掌握,真的覺得很可笑。
    不過,如果可以拿鐵條砸人,我會想先砸掉你家電視機。

    skuba 於 2009/01/08 21:5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