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,用力敲打著鍵盤
因為對方短短幾個文字,就把我的神經剪斷了
帶著不滿的語氣,將文字放大至24,草率的將信回送出去
曾經對發出這樣信件的人帶著疑問,甚至有些不屑
轉眼間,我也成為EQ如此低的人

曾經一個面試官告訴我,
『工作兩年多,確實是會把自己菱角的個性漸漸磨平,但我們目前徵求的人,@&%#)*^~』
那我在幹麻?
感覺自己不過是在倒退的成長,原有的菱角,只是越磨越尖銳罷了

說不上為什麼,
每天一點一滴累積的情緒,飽和到溢了出來
硬要說,它確實是一件很無謂的引爆點
但卻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



創作者介紹

SKUBA

sku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